主页 > 风云指上 > 我要大宝箱 >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名额争夺战开启

书名:我要大宝箱作者:风云指上

嘭!

又有人手中的气球捏爆了。

嘭!嘭!嘭!

不少人都将手中的气球捏爆,甚至于一名队员,在北野岗田旁边将气球捏爆了。

惊叫之声,骤然响起。

几十个闻到噩梦口香糖气味的天照会成员,倒在地上惊叫着,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,有些人没有惊叫出身,却是手脚乱舞,仿佛遭遇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。

北野岗田也中招了。

这会儿,正倒在木村大犬的身旁,搂住了木村大犬,哭喊得那叫一个恐惧。

如此大的动静,自然惊动了武井小次郎以及天照会的高层。

一个个都阴沉着脸。

“你不是说,气球没有问题吗?”

武井小次郎身边的一名瘦小的男子,低着头道:“会长,我可以确定没有感应出问题。”

“那现在的情况是?”

“应该是敌人,使用了特殊的灵物,使得我的感应失灵。”

武井小次郎吩咐天照会成员,控制住正在惊恐惨叫的同伴,并且让擅长医治的成员,查看一下能否解毒。

“去查一下,气球来自哪里。”

“嗨。”

其中一个天照会高层,直接遁入地下消失。

这是一名土系修行者。

许阳此刻,正在天网驻地的居所内,系统不断传来惊吓值入账的信息,心里高兴坏了。

噩梦口香糖,果然是有大用的啊。

系统开出来的东西,应该不存在鸡肋的问题,关键在于如何使用。

那么爆炸饼干与摇摆可乐,也是有大用的,只是目前没有到适合使用的时候。

爆炸饼干,吃了会爆炸的饼干,并非良善之物,运用得好,可以坑死人。

许阳除了往天照会驻地放噩梦气球,同时也在圣组织的驻地内,放了几个气球。

不过那几个是普通气球。

是用来嫁祸给圣组织的。

天照会与圣组织发生了一些矛盾,目前而言,最有动机偷袭天照会的,无疑是圣组织。

即便最后发现,吓尿了圣组织成员的人,并非来自天照会,却也改变不了,在天照会心中,圣组织偷袭的事情。

天照会的土系修行者,观察了一下天网组织的驻地,觉得以天网的作风,应该不会搞出这等事情来。

目前双方表面上很和谐,只字不提暗影与柴田横木的事情,天网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搞袭击。

那么,今天与天照会发生争吵的圣组织,便是最大的怀疑对象。

来到圣组织驻地外,便看到驻地边缘,有几片气球碎片。

以及圣组织驻地内,其中一名防卫手里,竟然拿着一个气球在把玩。

脚底下,更是踩爆了两个气球。

果然是圣组织所为!

脸色瞬间阴沉了,杀意凛然地看了圣组织驻地一眼,便返回天照会驻地禀告给武井小次郎。

至于如何针对生组织的袭击,还需要武井小次郎这个负责人拿主意。

回到驻地的时候,北野岗田等人已经醒了,正在一脸懵逼的表示,自己刚才在做噩梦。

做噩梦?

啪的一下倒在地上,就做起噩梦来?

武井小次郎等天照会高层,是很疑惑的,气球究竟藏着什么毒气,怎么只是让人做噩梦呢?

而且,还是即时便做噩梦,都不用等睡着了。

确定北野岗田等人无恙之后,武井小次郎心里松了一口气,现在基本可以确定,对方只是获得了一些怪异的灵物,制造出来的可以使人做噩梦的气体。

对修行者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。

“圣组织吗?”

听到禀告之后,脸色阴沉了一下,果然是圣组织背后搞出来的。

这是要恶心一下自己啊。

听闻,是因为会里的某个成员,吓尿了圣组织的几名女生,才导致的这场矛盾?

武井小次郎吩咐下去,查一下是谁吓尿了圣组织成员的。

结果,没有是承认自己吓尿了别人。

莫非,是担心受到责罚,应该不敢承认?

既然如此,武井小次郎吩咐下下去,吓尿圣组织的成员,涨了天照会的威风,应该嘉奖。

结果,好几个跳出来表示,是自己吓尿了圣组织成员的。

武井小次郎黑着一张脸,仔细盘问之下,发现这几个都是冲着嘉奖来的,其实吓尿了圣组织的人并不是他们。

那么,有没有可能,那个人并非圣组织成员,而是嫁祸给天照会的呢?

天网的人?

武井小次郎脸色不太好看了,若真是被陷害的,圣组织针对自己,那自己可就背锅了。

翌日。

名额争夺战开启。

除了几大组织之外,其余小组织也有人参与。

只是数量比较少而已。

争夺赛采取以下规则:

一,守擂台,只要成功击败三个挑战者,便可以获得一个名额。

二,晋级战,只要晋级三十强,便可以获得一个名额。

三,晋级者与守擂者争夺剩下的名额。

四,每个人,只要没有被击败,便可以反复参与名额争夺。

五,不允许下重手,不允许毁人肢体致人伤残,可以将对手击伤或者对手主动认输,便不可继续攻击。

六,打败守擂者,可以直接晋级第一轮比赛。

“规则,你们都应该清楚了,那么接下来,你们有谁要守擂台的?”

张之秋讲解了规则之后,看向许阳等三十人。

这一次,参与名额争夺战的,是许阳等三十人,每个组织都将己方的名单公布,避免一个人输了之后,偷偷又换人上去继续争夺。

守擂台必然是很累的,要打败三个人,才能够获得一个名额,一旦前两战消耗过大,第三个实力相差不多,便可以加工守擂人打败。

本来进行晋级战,有可能获得名额,一旦守擂战,便有可能失去争夺的机会。

张之秋见到学生们没有回答,目光不由得瞄向了许阳,他很看好许阳的,以许阳的能力,守住一场擂台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这货似乎不会累的,即便跟楚轻云大战一场,依旧风轻云淡,一点疲惫都没有。

他的持久战相当惊人。

许阳眼光往上瞄,丝毫没有要参与擂台赛的意思。

守擂台有什么意思,晋级赛才有意思,可以电好多人。

“我守一场擂台吧。”

楚轻云沉默了一下说道。

“好,还有谁?”

张之秋目光看向江林。

这也是持久战的好手。

江林也双眼往上瞄,没有要参与守擂台的意思。